磅礴的大雨在城中肆虐,氤氳之息延綿不絕,卓黃庭抽出長劍,是一柄不錯的鋒利之器,在這雨中依舊泛著寒光,他有種感覺,可能這一次失算了。

  這一眼望不盡的捕快來勢洶洶,殺氣彌漫在空中,遮蓋住了雨的氣息,這殺氣是一個很奇怪的事物,并不是有跡可尋卻偏偏能夠讓人感覺到,也不是強大武者的壓迫,而是單純的一種自然之力。

  這數百個捕快,全都殺氣沸騰,這種人為的自然壓力,讓這幾個滄瀾劍宗的弟子都感受到一種壓抑,隨著這種氣勢越來越大,他們漸漸臉色發白,有些呼吸都困難的感覺,這就是訓練有素的部隊的恐怖之處。

  就比如國戰之時,除非是大宗師,即便是天命境大修行者都不可能影響到一場戰局的走向,因為訓練有素的軍隊所結成的戰陣,那種氣血沖天,堪比天地自然之力,若是有幾十萬大軍,即便是面對一般宗師,都有可能一次沖鋒便讓宗師敗退,這無關于實力與否,而是大勢。

  而現在,數百個經過訓練的刑天府捕快列陣而來,雖然滄瀾劍宗這些弟子每一個都是高手,若是一般情況,他們隨便一個人都能單挑數十個捕快,更何況還有卓黃庭這么一個世俗巔峰境界的武者。

  然而,真實情況卻完全不一樣,他們面對著這些捕快,除了卓黃庭和斐云之外其他六個人甚至于連動手的勇氣都被擊破,第一反應就是逃跑,偏偏四處都被包圍了。

  斐云脫了吞口水,望向卓黃庭,有些緊張道:“師兄,怎么辦?”

  終究是在師門庇護之下長起來的武者,何時面對過這種場景,作為滄瀾劍宗的弟子,行走江湖在世間都是倍受推崇的,即便是江湖上遇到硬茬子也都會賣師門一個面子,殺朝廷的人,他們也不是沒做過,大多數時候都是找個臺階就算了,甚至在一些小地方,殺了都沒有敢管。

  卓黃庭眼中冰冷,看著包圍而來的捕快,心里很是氣惱,這些人基本都只是普通人,偶爾有點武者,也不是什么高手,平日里對于這種人,他都沒拿正眼看過,這些人現在居然敢來包圍他,還帶著殺氣。

  若是只有二三十個人,他都不會考慮,直接殺了過去,可現在,他能明顯感覺到這些人的不同尋常,他真不敢硬拼,連他都有些發怵,他也不考慮這幾個師弟師妹了。

  “各位刑天府捕快,我乃滄瀾劍宗弟子卓黃庭,家師乃是人稱黃河一氣劍的天命境大修行者,這件事情多有誤會,請你們大人出來……”

  到了這時候,卓黃庭也不得不搬出滄瀾劍宗出來,然而,事情完全和他想象的不一樣,雨街上發出一個怒吼聲:“弓箭手準備,放!”

  完全沒有給滄瀾劍宗這些弟子任何機會,近百個弓箭手沖出來,百余枝羽箭破開劃破雨幕向著酒樓射殺而去,一支箭射出去,瞬間第二輪箭矢又射出來。

  這突如其來的殺機,打了滄瀾劍宗幾位弟子一個猝不及防,好在卓黃庭反應迅速,一道雪亮的劍光劃破雨簾,將一層層雨簾照得清晰無比,將密密麻麻的羽箭全部卷了進去。

  “殺!”

  卓黃庭一腳踏在水里,一聲大喝將茫然中的幾位師弟師妹給震醒,然后取下頭上的斗笠用力一扔,砸翻了好幾個捕快,緊握著劍柄,手腕與小臂上的肌肉極度緊繃,帶動著雪亮的長劍快速轉動起來,仿佛化作了一道盾牌一樣,將那些密密麻麻的箭矢震飛。

  一片清脆的碎響聲雨中響了起來,數十支箭矢被劍給強行斬斷或是格擋飛出,四處橫飛,但是無一例外全被格擋下來,只是,上百支箭矢驟如急雨,縱然卓黃庭劍法爐火純青,擋得住一輪也不見得能夠一直擋下去。

  “呲”

  一聲破開**的聲音響起,一支羽箭插入卓黃庭的大腿,直接貫穿,卓黃庭大腿一軟,半跪在地上,對旁邊正在格擋羽箭的斐云吼道:“斐云,帶著師弟們往旁邊走,我去攔住他們!”

  卓黃庭話一說完,用力將腿上插著的羽箭折斷,然后一瘸一拐的沖向長街之中,穿行在羽箭之中,快速向著那些捕快沖了過去。

  斐云一劍劈開面前的羽箭,大吼道:“師兄,我們一起,要死一起死!”

  “鬼他娘才跟你一起死,快點給老子滾,帶著師弟他們跑,要不然老子做鬼都來拉你下地獄,快點,你他娘死不死不重要,別害了幾位師弟!”

  卓黃庭咬著牙大吼,地上拖著長長的血跡,容在地上積水里,染紅了很大一片,但是他還是忍著痛,攔住所有捕快,這是他的責任,他作為師兄,這一次下山,他的主要任務就是保護好這些師弟師妹。

  “進擊!”

  一名總捕頭厲聲喝道。

  隨著這一聲命令,發射完第二輪羽箭的捕快們迅速往后走,快速換箭,另一對捕快拖著長刀沉默向卓黃庭沖來。

  “殺!”

  卓黃庭踩在水里,一聲爆喝,雙手握劍,以不可抵擋之勢向著一個捕快劈下,瞬間劈倒一個捕快,然后反手探出長劍,刺中另一個捕快的肚子,迅速抽出,在一劍橫斬。

  滄瀾劍宗的劍法主要走兩個路線,一是快,二是磅礴,這兩種劍法都有其獨到之處沒有好壞之分,而卓黃庭選擇的就是快,在數十個沖過來的捕快中來回廝殺,硬生生一個人拖住了這些捕快。

  “放箭!”

  卓黃庭拖住了捕快,這些捕快又何嘗不是拖住了卓黃庭,隨著總捕頭一聲令下,又一輪羽箭射向正在往側邊逃跑的滄瀾劍宗弟子們。

  只是一輪羽箭,就瞬間射倒兩個滄瀾劍宗的弟子,還傷了一個。

  看著迅速過來的羽箭,斐云用力將旁邊兩個師弟推開,手腕一翻,劍鋒化作一道白光,精確無比的斬掉幾支羽箭,然后劍光忽斂,向著旁邊的的巷子里沖去,然后帶頭往民宅里跑。

  他知道,只要他們沖過長街,刑天府的弓箭就算是作廢了,果不其然,當他們一轉彎沖進民宅,刑天府這邊的捕頭就放棄了弓箭,派人追了過去。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01786文學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那座江湖那個人,那座江湖那個人最新章節,那座江湖那個人 88讀書網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360新快3杀号定胆